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或添加微信号加官方微信为好友。微信号:
kzwdjz

客户服务

希特勒靠飞机躲过50多次暗杀

2013-08-14

1932年3月,35岁的汉斯·鲍尔(Hans Baur)接到了一个电话,问他是否愿意做某人的私人飞行师。

鲍尔是一个极有飞行天分的人,在一战的时候学会了驾驶飞机,一战快结束的时候,他曾驾驶着双翼飞机击落了9架法国飞机,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王牌飞行员。一战的失败,使得德国失去了保留空军的权力,鲍尔的技术成了一个摆设,他不得不加入汉莎航空公司,飞越阿尔卑斯山到意大利,汉莎最危险的航线之一。

电话是从希特勒那里打来的,他想找个飞机驾驶技术好的人,帮他完成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

他找对人了。

租飞机搞竞选

1932年,希特勒迫切想赢得大选,虽然纳粹党已经成了国会第一大党,但希特勒知道,他们还没有掌控国会的多数,他必须要干一桩轰动全国的事情,让自己达到这个目标。于是希特勒租用了一架“罗兰”飞机(Rohrbach Ro VIII Roland),并且找到了鲍尔,让他载着他到德国各地演讲。

1929年的经济危机,让大批德国人失业,他们成了希特勒眼中的宝贵财富。为了让德国人顺从地支持纳粹党上台执政,希特勒乘飞机跑了德国几百个城市,他以高超的选举技巧以及煽动性的言辞给了黑暗中徘徊的德国民众以强大的心理支撑。

那时,希特勒最典型的一天是这样度过:1932年3月3日,希特勒从慕尼黑飞到德累斯顿,演讲半个小时,然后飞到莱比锡港在一个大厅里讲了45分钟,然后又飞到开姆尼茨赶另一场。最后,希特勒飞到了普劳恩,天已经黑了,希特勒在飞机场收到了一束鲜花,他把花送给了飞行师,“鲍尔,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希望以后的飞行一如既往的平稳。”

为了保证希特勒的安全,鲍尔会梳理全德各地的天气信息,如果有不利的状况,鲍尔有权利拒绝飞行,而希特勒也会遵从鲍尔的建议,改乘火车或者汽车。鲍尔为了预测天气,可谓殚精竭虑,他有时并不完全相信天气预报,亲自打电话到当地询问。有一次,他还问旅馆的一位女侍,要她看看天上是否有成团的云在堆积。

希特勒变成了空中飞人,德国人用钦佩的目光打量着在德国上空奔忙的希特勒,甚至许多德国人因希特勒克服了对飞机的恐惧心理,汉莎航空公司的业务也大为增加。

1932年希特勒如愿当上了德国总理,纳粹党也掌控了议会的大多数席位。为了感谢鲍尔,1934年,希特勒把鲍尔调到自己身边成了全职私人机师,他成了总理最信任的人。鲍尔享有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直接面见希特勒的特权,希特勒常常和鲍尔一起进餐,让希特勒感到遗憾的就是鲍尔一直没有被他培养成素食主义者。

鲍尔已经没有时间和自己的妻女团聚了,但他毫无怨言。为了犒劳忠心耿耿的鲍尔,1937年6月,在他40岁生日的时候,希特勒请他到帝国总理府,让厨师精心准备了鲍尔最喜欢吃的烤猪肉和水果布丁。一顿丰盛的午餐后,希特勒把鲍尔带到了总理府的花园,“我不能忍受自己的飞行师开着美国福特。”希特勒笑眯眯地对鲍尔说。“接受这个礼物吧。”希特勒指着花园里停着的一辆铮亮的黑色豪华奔驰车,鲍尔激动得心花怒放。

从1932年后半年开始,希特勒的飞机换成了“容克-52”(Junkers Ju52),这架三引擎飞机的马力加大了,安全性也更有保障。“容克-52”飞机后来在1937年4月26日被德军用来对付平民,德国空军驾驶着这种型号的轰炸机,对西班牙北部的格尔尼卡进行了三个小时的狂轰滥炸,这就是著名的“格尔尼卡事件”。

1937年,希特勒的容克飞机又被一个新型四引擎飞机取代,它叫“秃鹰”(FW 200 Condor),是福克-沃尔夫飞机公司研制出来的,它的速度可以达到300公里/小时,而且航程更远。为了增加乘坐的舒适性,希特勒在自己的舱室里安装了沙发、小桌子,飞机上还有一个小厨房,里面有冰箱。“秃鹰”上开始安排空姐,她们会随时递给希特勒水果、饼干和茶水。但希特勒不喜欢奢华装饰,“容克-52”装潢时,用了一张摩洛哥山羊皮椅子,希特勒讽刺说,“这个东西很漂亮,但它更符合戈林的胃口。”

1942年,“秃鹰”进行了升级,它装配了四个更加强劲的发动机和四挺机关枪,为了增加安全性,新机还特别增加了一个逃生门,装在希特勒的座椅底下。1944年,这个逃生系统延续到了希特勒的新机“容克-290”(JU290 A-6)上。当希特勒拉下红色操纵杆,逃生门就会自动打开,希特勒就可以滑出自己的座椅,用降落伞安全着地。为了防止希特勒在空中遭到攻击,他的座位安装了12毫米厚的装甲,其乘坐区域外的机身部分也安装了装甲和50毫米厚的防弹玻璃。由于经常添置新飞机,希特勒拥有了一个机群,总量维持在50架左右。

神秘而低调的专机

希特勒一直认为保证安全的秘诀就是保持神秘,这也从专列延伸到了专机。按照飞行规则,希特勒应该先要定下航线,空管部门才能清理一条航线出来。但希特勒从来不会配合空管的工作,于是总产生意想不到的状况。

1933年某一天,希特勒想去两个地方:卡尔斯鲁厄和埃森。柏林的空管当局提出要先了解航线以便做好安保工作,但这个要求被鲍尔拒绝了,“只有元首自己才有权透露航行信息。”甚至连盖世太保们也不知道希特勒要去哪里,结果当飞机降落在卡尔斯鲁厄机场时,人流汹涌,希特勒的下一个行程被耽误,他急得暴跳如雷。

正是在这次旅途上,希特勒推心置腹地告诉鲍尔:“我感到坐飞机比坐火车安全些。我坐火车从柏林到慕尼黑时,起码有5000个人会了解我的行程,随便一个地雷就可以搞一次暗杀行动。”

1940年秋,几架德国飞机在挪威空域神秘坠毁,纳粹空军专家调查后发现,这些飞机的尾翼部分都有爆炸的痕迹。德国空军立即命令所有飞机都落地接受检查,在一架飞机上,一段橡胶软管引起了专家的注意,里面藏着一种炸药,它与飞机的闪光信号灯的电池、一个>**相连,飞机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就会触发炸药。德**方调查认为,这是英国政府提供给了某国特工以炸弹,然后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安装到了飞机上。

这次事件给希特勒造成了一次震撼,他一直以为飞机比较安全。从此,希特勒每次外出,都会在专机群里临时指定一架飞机执行任务,被选中的飞机要做一次短途试飞,既是检验飞机的可靠性,也是为了防止被人安放炸弹。而为了防止飞机有任何不测,当专机停下时,党卫军和帝国保安队会把飞机严加看管起来,除了飞行员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接近飞机。

二战初期,作为一战的老兵,希特勒也尽量跑到前线去感受胜利气氛。虽然“秃鹰”比“容克-52”更令希特勒感到舒服,但他还是选择老式的“容克”去前线。这是希特勒的狡猾之处,老式的飞机的可靠性得到了充分的检验,而且不太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秃鹰”看起来太现代化了,让别人知道一定有大人物在里面。

当然,伪装不是希特勒唯一的武器,当希特勒的“容克”起飞的时候,必须有6架梅塞希密特战斗机(Messerschmitt Me109)执行护航任务。Me 109 战斗机是二战中最著名的战斗机,不管是截击、支援、夜间战斗、或是侦察、护航、地面攻击,都不愧为德国空军的支柱。

来自天空的暗杀

1943年1月,斯大林格勒战役陷入胶着状态,超过10万德国士兵在严寒中冻饿交加,而近20万士兵已在残酷的战争中失去了生命。1月31日德军第6野战集团军司令保卢斯元帅在一座商厦的地下室被俘,刚巧前一天希特勒空投了元帅军衔予保卢斯。

保卢斯的投降宣布了德国命运的转捩,希特勒气得在东线指挥部——“狼堡”跺脚大骂保卢斯,“他怎么能向布尔什维克投降?他本来可以开枪>**嘛!怕开枪,他可以让人活埋啊……”鲍尔也听到了希特勒在大本营里和高级将领们争吵的声音。“从那时起,希特勒再也不愿意和他的将军们一起进餐,不再相信他们。”第三帝国内部开始出现了明显裂痕,一批军官开始萌生除掉希特勒的念头。

为了扭转战局,1943年2月,希特勒决定去南方集团军群的萨博罗斯(Saporoshe,现属乌克兰)听听陆军元帅弗里茨·曼施坦因对未来军事行动的看法。就在会议进行中,鲍尔听说苏联坦克逼近了萨博罗斯的飞机场,他告诉希特勒得赶快离开。

三架“秃鹰”在机场待命,希特勒刚到机场的时候,22辆苏军坦克就赶到了飞机场,但是可惜这些坦克燃油耗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希特勒的飞机在头顶上盘旋,并逐渐消失。这是场不可思议的幸运逃脱。

就在去萨博罗斯的前夕,希特勒的飞机准备经停乌克兰东部波尔塔瓦一个军事基地,而就在那里,一些心怀不满的将领已经准备好逮捕希特勒,并且如果他反抗的话,他们会立即杀死希特勒。这场阴谋的领导者是赫伯特·兰茨上将(Hubert Lanz)和斯派达尔少将。在最后一刻钟,希特勒改变了去萨博罗斯的经停地。一次行程避免了两次厄运,这样的运气真的令人惊叹。

希特勒不知道,一次更加周详的暗杀计划又开始了。这次的主谋是特瑞斯可夫将军(Henning Von Tresckow),他是东线中央集团军群的高级作战官员。而同谋者包括军事情报局总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Wilhelm Canaris)、卡纳里斯的副官汉斯·奥斯特(Hans Oster)、陆军上校鲁道夫·格里斯**(Rudolf Von Gersdorff)等一大批高中级将官。

1943年3月7日,这帮同谋者聚在斯摩棱斯克,会议是以研究军事情报为借口的。卡纳里斯把希特勒的飞行路线公诸于众,大家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放一枚炸弹到希特勒的飞机上。但特瑞斯可夫对希特勒身边的严密警卫感到担忧,他认为放置炸弹到飞机上或者汽车上,都不太可能,他需要一个更直接的办法:机关枪扫射,时间选择在希特勒用餐的时候,因为那时他警惕性不太高。

一批德**官自愿参加刺杀行动,但这个消息被东线最高指挥官、陆军元帅克鲁格知道了,克鲁格找到了特瑞斯科可夫,“看在上帝的份上,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克鲁格不反对刺杀希特勒,只不过他不愿意看到一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被打死。

“白兰地炸弹”

格里斯**,39岁,暗杀希特勒的关键人物。他以研究反游击战武器为借口,弄来了一种英国造的塑料炸弹,在试验中,这种一磅重的炸弹竟然可以掀翻一辆苏联坦克。他又弄来了一个英国造的特殊触发装置,这种装置以腐蚀性物质溶解金属丝,金属丝一断,>**就可触发炸弹。他把这种炸弹放在一个黑色盒子里,用四个磁铁就可以把这种炸弹吸附在任何金属表面。

弄出四枚炸弹后,格里斯**把炸弹交到了特瑞斯可夫将军的副官施拉布伦**(Fabian Von Schlabrendorff)手里。施拉布伦**把其中的两颗伪装在了白兰地酒瓶里,他打算把这些炸弹偷偷放到希特勒的飞机里。

准备停当后,特瑞斯可夫将军邀请希特勒到斯摩棱斯克的中央集团军军部商议要事。1943年3月13日,汉斯·鲍尔驾驶着“秃鹰”,把希特勒送达了中央集团军军部。暗杀希特勒的军官们喜悦万分:德国的噩梦就要结束了。

当希特勒与陆军元帅克鲁格吃完饭时,施拉布伦**立即将改装过的白兰地酒瓶炸弹交给了希特勒的随行人员布兰特上校,“这是特瑞斯可夫将军带给史蒂夫将军的白兰地,因为他打赌输了,请务必转交。”施拉布伦**暗暗地启动了炸弹的触发机关。布兰特拧着酒瓶,大摇大摆地上了飞机,党卫军丝毫没检查他。

这是个完美的刺杀方案,而且执行得天衣无缝。飞机很快消失在云层里,斯摩棱斯克的刺杀者们立即发了一个密电给柏林的同党:“闪电计划已经执行。”按照计划,半个小时后,腐蚀性化学物质就会起作用,溶掉金属丝从而释放撞针,击中>**。但是半个小时后,什么也没发生。两个小时后,希特勒的飞机安全抵达了拉斯登堡的“狼堡”。

特瑞斯可夫将军知道暗杀失败,他立即打电话给布兰特上校,要他保管好“礼物”,因为他把“礼物”弄错了。施拉布伦**立即飞到了拉斯登堡取回了白兰地炸弹。后来的调查表明,可能是因为飞机经过俄罗斯上空,当时的气温极低,塑料炸弹已经失效。

飞机刺杀行动已经失败,但这场暗杀行动尚未结束,因为四枚塑料炸弹还剩两枚,格里斯**决定铤而走险,亲自充当“人弹”刺杀希特勒。

一周后,希特勒要去柏林战争博物馆出席东线缴获的苏联武器展,他将要发表一场简短演说,预定时间为30分钟。格里斯**立即携带炸弹赶往柏林,他原先想把炸弹吸附在演讲台的下面,但这个地方早就被帝国保安队盯上了,格里斯**没有机会接近讲台。

3月21日,格里斯**故意穿得很厚,两枚炸弹就藏在身上,作为情报官员他并没有受到安全检查。在几百名老兵的欢呼声中,希特勒走上了讲台,格里斯**默默地注视着希特勒的一举一动,按下了炸弹的触发器,按照事先的设置,炸弹会在10分钟爆炸。但是希特勒突然改变了行程,他的演讲时间被压缩了8分钟。格里斯**拼命地想接近希特勒,希望能和希特勒握个手。

但希特勒很快就结束了演讲,甚至没有打量任何一个人,就在警卫的掩护下离开了。来不及了!格里斯**快步想接近希特勒多一点,但希特勒身边的警卫警惕地盯着他。就在最后一刻,格里斯**冲到厕所里,拆除了身上的炸弹。

1944年7月20日,在特瑞斯可夫将军的策动下,陆军上校施陶芬伯格潜入“狼堡”再次行刺希特勒,但不幸失败。为了拯救同谋者,7月21日,特瑞斯可夫以一枚手雷结束了自己性命。在遗书中他这样写道:“整个世界现在可能都在咒骂我们,但我坚信自己做的是对的。希特勒不仅是德国的敌人,也是世界的敌人。”

最后的时刻

944年,苏联红军在东线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希特勒节节败退。4月20日,鲍尔出席了希特勒最后一个生日,柏林总统府的地下掩体里并没有欢乐的气氛,苏联红军已经逼近到了柏林郊外。

三天后,鲍尔驾车去柏林西郊外的加图机场查看希特勒保留的最后一架“秃鹰”,飞机已经被苏联的高射炮“关照”过了,到处都是枪眼,而且苏军随时可能占领飞机场。希特勒要鲍尔赶快逃出柏林,但鲍尔拒绝了。4月23日,戈林从外地给希特勒拍来电报,要求确认1941年6月29日希特勒签署的戈林为其继承人的命令。希特勒看到戈林的电报后,怒不可遏,大骂戈林“背叛”,连发3份电报,痛斥戈林犯了“叛国罪”,免去他的一切职务,并命令将他及其部下逮捕,同时任命格莱姆为空军司令。

鲍尔告诉希特勒,现在是最后飞出柏林的时机,他已经查看好了一条临时跑道,就在通往勃兰登堡门的路上。这条马路原来就曾作阅兵之用,轻型飞机在上面起飞不成问题。但是希特勒仍然拒绝离开柏林。

4月26日,苏军开始炮轰总理府,东线德军的抵抗全部瓦解。总理府的人纷纷逃走,就在大家慌乱逃离的时候,鲍尔坚守到了希特勒的最后一刻。“希特勒抓住我的双手,他说,“鲍尔,我的坟墓上一定刻上——他是手下将领们的牺牲者!”这是希特勒留给鲍尔的遗嘱。

4月30日,希特勒开枪>**,这对一生都在保护元首,并且圣恩隆眷的鲍尔来说打击很大。元首去了,鲍尔开始自谋生路,他逃到了凯瑟霍夫地铁站,通过密密麻麻的地下管道,穿越了苏联的封锁线。在逃亡途中,鲍尔受了重伤,在医院被苏军活捉。苏联人知道鲍尔是了解希特勒最后时光的关键人物之一,因此苏军把把鲍尔关了起来,长时间地拷问他。1955年,鲍尔获释,返回德国。1993年鲍尔病逝,著有回忆录《我身边的希特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