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或添加微信号加官方微信为好友。微信号:
kzwdjz

客户服务

班组火力支柱——BAR勃朗宁自动步枪

2013-07-18

勃朗宁自动步枪(Browning Automatic Rifle 英文简称:BAR)。是1917年由传奇武器设计师约翰·摩西·勃朗宁设计的一种可半自动或全自动步枪,很快被军方选中迅速投产,并被军方正式命名编号为M1918。装备美国军队。

    类型:自动步枪
    原产国:美国
    服役期间:1917年–1960年代(美国)
    参与战役: 一战、二战、国共内战、第一次中东战争、韩战、越战(小量)、巴勒斯坦内战 
    研发日期:1917年
    生产日期:1917年–1940年代
    衍生型:M1918A1、M1918A2、M1922
    空枪重:7.2 公斤(A1)、8.8 公斤(A2)
    全长:1,214 毫米
    枪管长度 610毫米
    弹药:30-06 Springfield(7.62 × 63毫米)
    口径:7.62 毫米
    枪机种类:气动、开放式枪机
    发射速率:300-450发/分(A1);500-650发/分(A2)
    枪口初速:805米/秒
    有效距离:548米
    供弹方式:20 发弹匣



勃朗宁自动步枪采用导气式原理,发射.30-06步枪弹,由20发可拆卸弹匣供弹。枪管膛口安装圆柱形消焰器。机匣用一整块钢加工而成,所以外观上显得粗壮结实,拉机柄位于机匣左侧。美国军队评价它是在任何情况下很少发生故障。虽然原来是设计为单兵自动步枪,可由单兵携行行进间射击,提供火力支援。但是由于它的重量(全重7.5公斤)不方便携行,并且发射大威力步枪弹的后坐力使全自动射击时难于控制精度。但是因为勃朗宁自动步枪构造简单,分解结合方便以及出色的稳定性使它作为轻机枪受到许多国家的欢迎。

提及BAR,它的名气也许无法和M1加兰德、MG42、M3、PPS这些“后生晚辈”相提并论,不过作为伴随美军从一战末期一直走到七十年代的老家伙,仅凭资历也可以在枪械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了。

美国在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由于官僚主义的优柔寡断和缺乏实践的军事理论研究,只少量试用过一些外国和本国设计的机枪,但这些试验都没有结果。结果当美国军方高层在1917年4月6日向德国宣战后才发现,在面对这种以机枪火力为主的堑壕战中,他们手头上只有670挺M1909哈其开斯机关步枪、282挺M1904马克沁机枪和158挺柯尔特M1895机枪,抵达法国的美国远征军由于武器弹药严重不足,只能由法国和英国补充部分装备。法国人送来的M1915绍沙机关步枪发射8mm勒贝尔弹(这枪连法国人都不想用),其弹药不能与美军步枪通用,而且此枪的问题多多,但由于远征军中只有这种武器可以供步兵在推进中抵肩射击或腰际射击(即所谓的“行进间射击”),因此美国远征军不得不暂时忍受这种武器。


幸好传奇人物约翰·摩西·勃朗宁先生一直在悄悄地设计一种可靠性好,射击效果好的自动步枪。在1917年初,约翰·勃朗宁就带了两件新设计的自动武器到华盛顿亲自进行示范,其中一件是一种水冷式重机枪,而另一件就是可以供步兵在行进间抵肩射击的自动步枪,这两种武器的口径均为.30-06。新式武器在公开展示上的表现令观众印象深刻。美国陆军军械官员在1917年5月正式决定采用这两种武器。但为了避免产生混淆,弹链供弹的水冷式机枪被命名为M1917勃朗宁机枪(后来的M1919就是在其基础上改进而成),而弹匣供弹的“机关步枪”则故意命名为M1918勃朗宁自动步枪(Browning Automatic Rifle)。要知道那年月还没有流行“轻机枪”这个单词,在英语里对于弹匣供弹、重量轻的连发武器是称之为机关步枪(machine rifle)。

BAR是在1918年7月开始运抵法国的,第一个接受这种武器的是美国陆军第79步兵师。BAR首次投入实战是在1918年9月13日,约翰·勃朗宁的儿子范·阿尔文·勃朗宁少尉也在当时的战斗中使用他爸爸设计的武器向德国人射击。尽管BAR投入战争的时间很晚,但还是取得了相当大的影响,被广泛使用在默兹-阿戈讷进攻战中,而且给予了盟友很深的印象。法国也订了15,000支BAR以取代其极不可靠绍沙机关步枪。

1922年,军队对一种更小更轻的试验型BAR进行了测试,它是为高度机动的地面部队使用而设计的,但没有投入生产。1937年,第一支主要的变型枪被接受,命名为“M1918A1”。它与M1918基本相同,只是多了一具可折合的两脚架,通过一对锥型减震腿固定在枪的活塞筒上。此枪还安装有折叠式枪托底板,以便全自动射击时,使枪稳定在肩膀上。缩短了上护木的高度,使枪管更多地暴露于空气中以便达到更好的冷却效果。由于 M1918A1是在M1918基础上改进而成,因此没有进行单独生产。

截止到美国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前,BAR最终的也是最广泛生产的型号是“M1918A2”。与“M1918A1”相似,M1918A2也安装有可折合的两脚架,只是M1918A2是将其安装在特殊的消焰器上,而非活塞筒上。经改进后的带折叠式枪托底板的枪托后部及预备的单脚架也被采纳,尽管单脚架看起来非常没用。缩短了下护木的高度和长度,表尺换成了与M1919A4空冷机枪上使用的型号相同的表尺。扳机护圈前填加了金属导棱便于辅助更换弹匣。与M1918和 M1918A1不同的是,M1918A2不能够半自动射击,它只能实施全自动射击,射速分慢、快两档;分别约为300-450发/分和500-650发/分。改进和增补后实际上增加了BAR的重量,使其全重达到大约20磅。

珍珠港事件之后,BAR的需求量急剧增加,不得不加紧寻找新的生产地。政府部门与两个商业公司签定了定购合同:国际商用机器公司(IBM)和新英格兰轻武器公司来生产M1918A2枪。在战争期间,这两家公司共为政府输送了总量为208380支这种类型的BAR。

这批BAR不久就参与了激烈作战,并再一次证实了其有效性和可靠性。一份有关 BAR性能的例证在一份1943年海军陆战队的报告中可见一斑:“口径为.30的M1918A2勃朗宁自动步枪。一种一直受到好评的武器。在任何情况下使用都很少发生意外和出现故障,即使在丛林地带作战它也能达到所期望的冲击侵彻力。”尽管BAR的重量有些偏重,但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我们的部队提供了优良的服务,受到了广泛的好评。BAR优越于.45口径冲锋枪之处就在于其使用的.30口径弹丸的侵彻力。BAR的射速及可靠性受到了战斗部队的高度赞扬。

对M1918A2最普遍的抱怨就是对其超过20磅的重量,为此取消了两脚架。约翰·乔治中校在他所著的《怒射》一书中对此情况评述到:“我们到瓜达尔卡纳尔后两个星期,将所有的配件(两脚架等)拆除,成为一支完全裸露的枪……又回到了老勃朗宁最初的方式。”

BAR的作用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即已从部队阵地战的“行进间射击”转变成标准的班用自动武器。许多军队的指挥官们都在尽可能的为其军队争取得到BAR。在战争中美军作战所用另外唯一的一支自动步枪就是M1941约翰逊轻机枪。约翰逊枪在设计特点上有一些改进,比BAR的重量轻得多。但它在战争中应用不太多。


BAR是战争中美军的班用自动武器。尽管它在许多应用领域都充分地发挥了其性能特点,但也同样存在着一些缺点。它的重量妨碍了其作为真正自动步枪的使用,而仅仅是扮演着轻机枪的角色。而且由于其设计问题,它不可能像勃朗宁M1917A1和M1919A4 .30口径弹带供弹机枪那样具有持续自动射击功能。BAR有限的弹匣容弹量是一不利之处,然而实际上枪管不易拆卸及更换却是一严重的缺陷,因为持续自动射击很快就会烧蚀枪管。而BAR的枪管仅能在军械库中完成拆卸与更换。为使BAR适应弹带供弹及可以更容易的更换枪管作了大量试验,但却需要对机匣作较大幅度的改进,因此不太现实。由于这些因素的影响,到二次世界大战的末期为止,这支枪实际上已有些过时了。

二次世界大战后,BAR在朝鲜广泛应用,在那里它适度地发挥了其卓越的性能特点。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BAR又重新恢复了生产,那时数千支这种枪都是由皇家麦克比公司生产的,这些朝鲜战争时期著名的M1918A2枪与二战后期生产的BAR非常相似,都在枪管上安装有提把,因此改善了短距离的携行状况,但随之更增加了重量。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期“通用型”M60机枪被采纳,作为包括BAR在内的一些武器的替代品。但是,一些库存的BAR在越南战争中使用,一些供应南越军队及其盟军。

BAR作为前线自动步枪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美国的军用轻武器很少有像约翰·勃朗宁自动步枪那样赢得较好信誉和广泛重视的。从1918年法国战壕的炮火洗礼到瓜达尔卡纳尔潮湿闷热的丛林战,或酷寒的朝鲜长津水库,BAR都为这个国家争得了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