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官方微信
扫描或添加微信号加官方微信为好友。微信号:
kzwdjz

客户服务

红色铁锤 俄国PTRD-41反坦克枪

2013-07-24

PTRD(俄语ПТРД)是“捷格佳廖夫反坦克步枪”ProtivoTankovoye Ruzhyo Degtyaryova(俄语ПротивоТанковое Ружье Дегтярева)的缩写,由苏联著名轻武器设计师瓦西里·捷格佳廖夫设计。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苏联开始研究不同类型的反坦克穿甲弹,他们认为12.7×108mm高射机枪弹的威力不足,于是确定采用更大口径的14.5×114mm机枪弹。确定口径后,著名的武器设计师捷格佳廖夫和西蒙诺夫被要求设计发射这种弹药的步枪,但由于苏军最高统帅部始终认定此类武器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因此项目进展极其缓慢。1939年的波兰战役中,苏联人获得了几百支的波兰的35型反坦克枪。捷格佳廖夫参考了波兰35型反坦克枪的闭锁机构,及德国PzB 39反坦克枪的一些特点,设计了一种发射单发的反坦克枪。当1941年德国入侵后,苏联急需大量反坦克武器对付德军装甲部队,才匆匆定型了捷格佳廖夫的反坦克枪为PTRD-41,同时定型西蒙诺夫的半自动反坦克枪为PTRS-41。这两种枪都在1941年投入生产并迅速装备部队(虽然完全不同,但被士兵们称为“兄弟枪”), 该枪的典型特征是备有提手及两脚架,操作时需要2个士兵才可进行,1个射手及装弹手,另一个负责跟踪及指定目标。PTRD-41的优点是适合於大量生产且耐用,精确度也不错。缺点是噪音太大。1941年8月29日,新枪就投入生产,并及时地在莫斯科保卫战爆发前得以装备红军,及时的赶上了莫斯科保卫战。相比起西蒙诺夫PTRS,捷格佳廖夫PTRD适合大量生产且耐用,精度也不错,在整个卫国战争初期,这种武器是苏联步兵的重要反装甲装备。在实战中也被证实远优于德军同类武器。

PTRD-41是单发武器,具有可移动的枪管,开火瞬间弹进约6.5厘米以减少后座力,另有三分之一后座力被枪口制退器吸收。由于采用了枪管长后坐缓冲,加上枪口也安装了高效的制退器,在枪托底板上又有橡胶缓冲垫,因此PTRD射击时的后坐力比较低,是一般士兵都可以接受的(开枪后后坐力仍旧非常大,可以用“右肩顶着打一枪,左肩再打一枪,再在右肩打一枪,然后一周不能开这种枪”来形容...)。

PTRD反坦克枪的机械瞄准使用简单的翻转式表尺,其中一个缺口用于100~400米,另一个缺口用于400~1000米,射速为8-10发一分钟。但实战中发现该枪最多在300~400米范围内有效,最好能够将目标放近到100米~50米之内才最能发挥威力,因此使用PTRD-41也被称为勇敢者的挑战。另外,机械瞄具的瞄准线偏左,是为了提供更舒适的射击姿势,和避免自动打开的枪机不会打到射手脸上。由于枪很长很重,因此配备折叠式两脚架,并附有一个提把便于携行。

该枪发射14.5×114mm高射机枪弹,发射高射机枪标配的覆铜钢被甲硬钢芯穿甲弹时,在100米垂直穿甲深度约35mm。如果发射BS-41钨芯穿甲弹,在100米垂直穿甲深度为40mm。在使用穿甲燃烧弹射入坦克(或者装甲车辆)的薄弱点的时候,能够使其瘫痪,或者导致对方起火。

在战术上,苏军把PTRD反坦克步枪当作一种支援性武器,加强到受到敌人坦克威胁的一线部队。所以在苏军建制的步兵营、团和师中,往往找不到固定的反坦克枪部队。这些部队都是在战斗中临时编入的,使用的数量视敌人坦克的多少而定。苏军师一级部队常常把反坦克步枪和其他反坦克武器混编以相互弥补反坦克火力的空白。最大的编制是反坦克旅,辖一个轻型45mm反坦克炮团,加上两个装备PTRD的反坦克枪营。编入的反坦克步枪的数量视敌人坦克的威胁而定。一个师最少的时候只配属2到3个反坦克连,加上两个使用穿甲弹的DShK重机枪连。为了保护反坦克枪,一些反坦克枪营中编入了一个轻机枪班和若干冲锋枪班。

在防御作战中,因为德国坦克装甲的不断加厚,在战争中后期PTRD已经无法击穿德国坦克的正面装甲,绕到敌坦克的侧面进行射击是使用反坦克枪的主要战术。虽然,在当时大多数德国坦克侧装甲都没有40mm,I型和II型为13~20mm,III型及IV型系列最多30mm,直到V型以后才有超过40mm。但问题是前面提到的穿甲深度是100米距离和垂直角度,当德军的坦克是伴随步兵冲锋时,要绕到其侧后方并不容易。而且由于弹头小,即使穿透后对车内构成二次杀伤的效果也不明显,往往要射击多发才能停止一辆坦克的行动,苏军经常要集中多支反坦克枪同时射击一个目标。

在具体使用中,苏军规定了反坦克枪射击敌人坦克的部位,以Pz.KpfwIII中型坦克为例:
    1)所有观察窗、舱门和观瞄装置;
    2)火炮及机枪等武器装备;
    3)车体和炮塔的侧部,所有车轮,履带;
    4)油箱以及发动机。

具体的使用条例如下:
    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准备好待转移的阵地;
    在一个射击位置最多只能射击5到10发,必须尽快转移;如果所处位置不利于有效射击敌人坦克,立刻隐蔽地转移到敌人坦克地侧面后者后部,予以打击;
    积极配合其他的反坦克小组,了解其具体位置,争取相互弥补火力死角;
    必须首选敌人坦克的武器装备作为射击目标;
    其中最主要的两点就是机动与隐蔽。

有一些照片显示出苏军用反坦克步枪对空射击,这可能是受到了芬兰军队L-39/44型防空枪的启发。如果同时使用大量反坦克枪,组成密集火力网,的确可以对低空飞行的德军俯冲轰炸机构成威胁。

另外,反坦克步枪也被摩托车和装甲汽车所携带,有一些被加装到履带式和轮式装甲车上。比如苏军参照英国轻型装甲车上使用“波伊斯”反坦克枪的做法,将PTRD装到了盟军援助的一些轻型履带车上。有趣的是德军曾将缴获的苏军反坦克枪装到了SdKfz 250半履带车上,增强其反坦克作战能力。还有在进攻行动中支援步兵冲锋,PTRD-41可有效压制敌火力,清除步兵前进道路上的简易火力点和轻装甲目标。除了装备苏军,PTRD也曾提供给敌后游击队及在苏联建立的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部队。

随着德国坦克装甲加厚和苏联自己装甲力量的发展,在战争中期苏军的PTRD装备数量开始减少。该枪除了在1941年至1942年间高速生产了约19万支外,1942年后产量锐减,到1945年1月就停了产。而且在1943年以后,反坦克枪更多不是用作“反坦克”,而是用作“反器材”。在二战结束时,苏军只保留了约4万支PTRD,当反坦克火箭筒装备部队后,剩下的PTRD就迅速撤装了。

不过在战争中后期,缺乏物资的德国人也经常使用缴获的PTRD来增加步兵分队的反坦克手段,他们甚至把缴获的PTRD定型为PzB-783并编写使用手册装备部队。

二战结束后的PTRD被北朝鲜和中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使用,主要是用于对付轻型装甲车或其他机动车辆,据说也用于人员杀伤。不过由于PTRD结构简单,好改。所以在朝鲜战争中有个别美军士兵对缴获的PTRD进行改装。例如有一个叫威廉·布若非(William S. Brophy)的美国陆军军械官,用一支缴获的PTRD换上了M2HB的枪管,装上20倍瞄准镜,发射优选出来的.50 BMG弹,用作1公里的远距离精确射击,据说命中率不低,而且还曾经命中过2000米的目标。另外还有人把PTRD改装成发射20×102mm机炮弹的反器材步枪。